<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kbd id='J0GgTGg9u'></kbd><address id='J0GgTGg9u'><style id='J0GgTGg9u'></style></address><button id='J0GgTGg9u'></button>

                                                                                  空中城市线上娱乐:深度:忆在现场听美国总统国情咨文 同篇演说却有不同反响

                                                                                  2019-02-03 13:58

                                                                                  深度:忆在现场听美国总统国情咨文 同篇演说却有不同反响

                                                                                    在长达35天政府关门,并同民主党的佩洛西纠缠争斗之后,特朗普总统终于可以在2月5日到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他上任以来的第二篇国情咨文了。由于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及其世界性影响,也由于特朗普上任两年多来特立独行带给世界的风风雨雨,他本年的国情咨文尤为举世瞩目。其实,“国情咨文”的英语为“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直译应为“联邦状况报告”,这是因为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每任总统每年初发表一次国情咨文是美国建国以来的一大传统,其主要内容,一是列举执政一年来的所取得的种种政绩,二是提出未来一年的行政纲领与重点。同时这更是总统表演作秀自我表彰的舞台,因此也很有些看头。本人在驻美期间曾在现场听取过小布什总统两个年度和奥巴马总统首秀共三场国情咨文报告,现将现场经历叙述如下,以飨读者。

                                                                                  图一:小布什总统于2008年7月底在白宫接受本报记者李学江的采访。

                                                                                    照片由白宫总统摄影师拍照,其下方是小布什总统的亲笔签名。

                                                                                    一,白宫国情咨文的由来

                                                                                    其实,所谓国情咨文按当初国父们的本意,是要求行政首长,即总统要不时地向国会就“联邦状况”提供资讯,以便让国会议员(后来包括美国公众)了解当前国家状况及问题,并提供解决办法或立法建议。一开始并不定期,一般地是总统亲到国会作口头报告。但到了美国民主之父杰弗逊出任第三任总统后,认为这有模仿英国君主到议会向臣民训话之嫌,于是一改旧俗,摒弃了其仪式性场面,改为仅仅次是不时向国会传递一纸简短平实的书面简报而已。但这一传统延续到上世纪初的1913年被威尔逊总统打破,因为演讲的场面正好可以服务于威尔逊总统想要充当世界领袖的雄心。

                                                                                    然而,那时传播手段有限。20年代末有了电台广播,40年代末有了电视以后,国情咨文就逐渐演变为政客们争取人心的重要宣传手段,谁都不想错过这个自我炫耀的机会与舞台,罗斯福利用电台传播他的炉边谈话,而约翰逊则开始占据电视的黄金时段。不过还是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尼克松1973年受困于水门丑闻,另一次是1981年卡特竞选任失败而准备交班。此时两人都有些自惭形秽,自感无可标榜,只是以书面形式向国会提交报告了事。

                                                                                    因此,美国总统近几十年的国情咨文也就越来越远离其初衷,场面越搞越大,调子也越唱越高,并形成一定的程式:一是必要罗列一系列自己任内取得的辉煌成就;二是要援引述几句国父名言为自己的政策追根溯源,最好还要有格言与警句使其增辉;如“最可怕的是害怕本身”之类,几乎引成了咨文中的俗套。三是往往会请出时政所需的英烈人物或家庭壮门面;如邀请战死者家属出席(却未曾想到会有反战母亲希恩赶来闹场(2006年1月咨文现场外),她于演讲当晚被捕,后无罪释放并获道歉)等。人们清楚地记得,布什在2002年的咨文中提出了有名的“邪恶轴心”概念;2003年咨文又言凿凿地指控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正因此,在布什发表本年度国情咨文之前,舆论对这一官场做秀发起了一场口诛笔伐,不少人要求取消这一专为总统自我表彰而设的讲坛,以免白白地浪费人们的宝贵时间。有的专家则揶揄说:取消总统的国情咨文只对一群人不利,那就是的媒体的时事评论员们,他们可能将因缺少一个可以小题大做的机会而面临失业的危险。

                                                                                    图二:记者在参加白宫新闻发布会后留影。

                                                                                    二,记者的审查与安检经历

                                                                                    国会大厦的座位有限,记者名额仅限于90人,供数以千计的国内外记者争夺,可见其难。本人首次出席的是2006年2月4日小布什总统的国情咨文演讲。本人在2005年年底提就向国会提交了申请,几周后国会新闻官通知本人说已获批准,原因么,据她说是对本人的对美报道进行了解,结论是虽对美国政策多所批评,但还算客观。这让记者想起,2003年3、4月份伊拉克战争期间,本人在《人民日报》和人民网上连发了约20多篇评论。评论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其驻华新闻参赞约请本人喝咖啡。见面时(见面经报王晨社长批准)他拿出本人评论的剪报说:我们很关注《人民日报》,认真读你的评论。你的评论好尖锐哟,但总的还算客观;至于说公正性么,评论太偏于反战立场,对美国政府的开战理由则未能给予充分转述。最后他表示:当然,美国主张新闻自由,我们无意也无权干预你们的报道,咱们的谈话算是随便聊天吧。(其后于2008年7月白宫只批准本人一位中国记者进入白宫采访小布什总统,大概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见照片。)

                                                                                    当晚的演讲原定将于7时开始,但要求记者务必于晚6时前入场。本人早于6时就到了位于国会大厦南翼的众议院门前,只见在离大门百米外的马路入口处停着几辆警车,五六位警察守在那里,里边的草地上早已停满了各大电视台的转播车和记者们工作的帐棚。记者们进进出出,正在做着各种准备。尽管本人走向大厦时胸前并没佩带出入证,可并无人阻拦。直到大厦门口时才有警察走上前来,当记者出示了国会出入证件后,也就挥手放行了。国会内警察很多,多是青年黑人,青一色的黑色警服。腰上一边是手枪,一边是步话机,多是三人一伙两人一串的在谈天说地。看了本人出入证,如往常来国会一样,既无安检,也不搜身,记者就直接上了位于三楼的记者俱乐部。新闻官对照了一下名字,给本人一发了一张蓝色卡片证,上面印着记者席第44号。该官员说:演讲要推迟到9时才举行,记者们8时半前要从此间进场。

                                                                                    还有两个多小时,回记者站来不及了,于是本人就在议会大厦的走廊和大厅中转悠。这才了解到,国会大厦在19世纪始建时规模并不大,只有中间这一个部分是原始的;而头上的大圆屋顶和参众两院的两个侧翼都是后来扩建的。看完了,记者便从位于北端的参议院一翼走出来,转到国会前面的正门,那里已停着几辆消防车,有几个荷枪实弹全幅武装的黑人士兵在那里走动,看见记者后便端着冲锋枪过来盘问为何进入禁区。当记者出示了证件后,他们也就不再干涉,任由记者漫步。记者再走向众议院门前时,见警察和士兵明显增多,四周道路已全被封索;还有两位女警察拿着探雷器伸到进院参会的车辆的底盘下扫描,极其认真。记者又到国会大厦后面的国会图书馆和最高法院绕了一圈。7时一过,记者回来再想重新进入众议院的大门时却被士兵拦在马路外,被告之此门封闭,须到马路对面众议员专属办公楼安检后,再从地下通道方可进入国会大厦,要在那里排队安检。由由排队人多,前前后后折腾了近一个小时,记者才重新来到三楼的记者俱乐部。这时各路记者都挤作一团早就等在那里了。等到8点时,电视机开始播放录相——由国会的警务处长讲解如遇有毒气攻击或恐怖爆炸时,如何戴防毒面具,如何有序撤离等等。这才让人有了草木皆兵之感。

                                                                                    三,总统做秀 议员起哄

                                                                                    8时半,新闻官打开了记者办的侧门,记者们按座位号顺序入场。原来国会记者俱乐部就位于众议院大厅主席台的后上侧。我的座位在总共四排记者席第二排的正中位置。恰好是总统讲坛的正上方,入座后还要再等半个小时,于是记者开始打量起这个大厅(遗憾的是不允许记者们拍照,无法提供照片)。

                                                                                    国会大厦始建于19世纪初年,后虽然几经扩建,但众议院大厅并不太大。大厅一层坐435位众议员差不多就满了,100位参议员前来与会时,便要在第一排的前面再加上活动座椅。记者数了一下;固定座位只有8排;前面又放了两排活动座椅,总共是10排坐位。二层是来宾席,但总共也就是四排坐位,绕墙一周大概能坐五、六百人。因此大厅总共也就是能容纳千余人。可见要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不是易事。大厅呈量角器形:直线这边下面是主席台;而头上便是记者席。本人的席位正好位于主持人副总统切尼的头顶部位。而大厅的顶部为一水池形,中间是一只展翅飞鹰,这似乎正是美国好战的写照。

                                                                                    记者发现,我们进来时,众议员多已入座。二楼的来宾也都已坐满。大厅里只有前两排的活动座椅还空着。约8时50分,只听得不知何处传出三声拍木板的声音,接着原本昏暗的灯光转亮,司仪高声宣布:副总统切尼带参议员入场。只见一层大厅后面正中的大门打开,切尼最先步入,左边(共和党人)有些人鼓掌,也有个别人上前握手,气氛并不热烈。所以他很快便走到了自己议长的座位上去了。而其他参议员则多同两边座位上的众议员握手寒喧,走得极慢。希拉里一身灰色西服套装,运动员式短发拢在耳后,领口处露出粉红内衣和金项链,仍然是那么地精明利落。她边走边停下来打招呼,右边(民主党人)上前同她握手的人很多,因此她走得很慢,相谈甚欢。约8时55分,又是木板三响,这次宣布的是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入场,只见全场起立鼓掌,并将眼光转向二楼的左侧,记者这时才发现原来她是从二层左侧入场,并就坐于那里第一排中间位置。她身穿的是一身淡粉色套装,仍然是大家闺秀的温婉风范。她的左边坐着一位黑人男青年;而右面则是一位头包蓝色围巾的穆斯林少妇。

                                                                                    约9时整,又是三响,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带着三位大法官入场,其中一位是黑人法官,他们身着黑色法官长袍,坐于前排活动椅过道右侧。再三响,宣布内阁成员入场,带头的是国务务卿赖斯,其后依次是财政部长斯诺,防长拉姆斯菲尔德,司法部长岗萨雷斯,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和劳工部长赵小兰等。赖斯穿的是淡黄色套裙,一幅潇洒干练的职业女性形象;赵小兰穿着红色上衣配黑色西裤,总是那样地笑容可掬,总能给人以亲切温馨之感。同她们握手的人很多。只左边(共和党)有个别人同拉姆斯菲尔德握手,与对希拉里的热情相比,拉氏和切尼两人颇显尴尬。内阁的这班人马由赖斯带头依次坐在了前排活动椅正中过道左侧。

                                                                                    四,同篇演说,不同的反响

                                                                                    9时08分,最后三响宣布总统入场。这时全场起立鼓掌。小布什总统也是从后面正中大门走向主席台的,他黑西装,白衬衫,打着蓝色领带,还是那幅永远保持着的有些顽皮的笑容,热情地同两旁议员们握手并短暂交谈。约9时12分布什才开始演讲。本人注意到他的这第六篇国情咨文似乎与以往颇有不同。前五次国情咨文,布什多用断句及短句,语气斩钉截铁,干脆而果决,近乎于战斗宣言。而此次则语调低沉,又因读速太快而有些含混不清。

                                                                                    从内容上说,也有些出人意料:一是少了对民主自由的高谈阔论。人们记得,在上一篇国情咨文中,布什曾大谈要在全世界推翻暴政,要将民主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自由”一词(FREEDOM 和LIBERTY)出现多达52次之多。让“伊拉克成为民主样板”,“幅射整个中东”的言谈也极少听到了。“邪恶轴心”一词也消失了,重新代之以“失败国家”。对伊朗虽有某些严词指责,但没再提“制裁”及“不排除军事选项”之类的威胁性字眼。单边主义色彩似大为淡化,反而说要联合盟友与朋友形成统一战线来应对核威胁。究其背景是伊拉克乱局仍不乐观,反战民意正成为舆论主流。而让布什期望甚高的巴勒斯坦议会选举更是让布什哑子吃黄连,无法夸耀。因此,与一年前相比,布什已明显地处于守势,只有辩护的份,少了可以吹嘘的资本。他辩白似的说“事后诸葛亮并不明智”,还虚心地表示,他愿意听取并采纳反对者提出的建议。给记者的感觉是少了咄咄逼人和锋芒毕露,而多了些平实,谦卑和有话好好说的商量语气。

                                                                                    不过,民主党的议员们却很少为其所动。当坐在左半边的共和党人起立鼓掌时,坐在右边的民主党议员们却往往报之以嘘声和嘲笑。如,当布什总统列举伊拉克取得的种种进展时,共和党人这边是鼓掌欢呼;而民主党人那边多是沉默以对;当布什要求国会将“爱国者法案”延长时,共和党这边不少人起立鼓掌,而在民主党人那边如风过牛耳,置若罔闻;当布什为自己下令窃听公民电话和电邮辩解时,共和党人这边仍是鼓掌如仪,而民主党这边却是嘲声四起。当布什提到,他去年的社会保障提案未获国会通过时,民主党一边响起的反而是一片掌声和喝彩之声。当布什大谈减税带来的种种好处,并要求国会将减税永久化时,民主党人更是一片不屑之声。一位民主党专家说:一边是掌声,另一边是嘘声;一边是演讲,一边是反对,这哪里是什么“联邦”啊?!

                                                                                    一边听讲话,记者一边翻阅入场时发到手里的讲稿,记者发现,在总共14页的讲稿中,对外政策竟然占了近7页之多,而其中多是在为伊战作辩解。这说明,布什总统认识到在他的两个任期中,伊战将是决定他历史地位的最重大事件。

                                                                                    布什的演讲整整持续了50多分钟,结束后他便走下讲台又同议员们握手交谈,有几位拿出本子请他签名。10时10分,当布什总统走出后面大门时,又是三声木板响。此时记者们才开始离席,但仍被阻挡在俱乐部里不准立即出门,又等了约一刻多钟左右才放行。当记者从众议院大门出来时,发现院门外约两公里长的整条联邦大道两侧都是兰光闪闪的大批警车,道路中间则是数十辆列队整齐的警察摩托队,根本见不到普通行人和车辆了。记者无法找到出租车,只好往更远处走,一直步行了三个街区,才遇到一辆出租。结果在穿越联邦大道的尽头时,出租车仍然被警车拦住不准通行,为官员和议员们回家的车让路。又等了近半个多小时才给了绿灯。待本人回到记者站时已过午夜12点,便立即打开电脑开始写稿。这是一个不眠之夜,不过,也是一次难得经历。其后,本人又应邀出席过小布什总统08年1月28日分的最后一次和奥巴马总统09年2月24日首次国情咨文演说,情况多少类似,本人也都及时发回了相关的述评。

                                                                                    今年这场总统的国会秀又开场了,让我们看总统如何自卖自夸,议员怎样褒贬两端吧。

                                                                                    作者是人民日报美国分社首席记者 李学江